有話則長,無話則短作文

高一作文 時間:2017-06-13 我要投稿
【www.wthgap.live - 高一作文】


  篇一:有話則長,無話則短作文800字
  當我動手敲打鍵盤時,突然有了一種要把字數控制在1000以內的想法。
  我的書寫不是為發表或者任務,只是一種心情的表達與對教育人生的記憶。故而隨意而為,少有主題,沒有章法。常常想到那里,做到那里,文字便記錄到那里,近乎于流水帳。
  有人說這種寫作是沒有意義的,尤其對于教師專業發展,寫作應當是反思、是困惑、是問題與思路。我也曾一度懷疑自己書寫的價值——如此每天在電腦前,靜靜地敲下許多費話,是對生命的不敬,發在網上,又是對瀏覽者的不尊重。但是,當面對鍵盤不由自主地想敲打下一些文字時,我明白這是內心的一種需要,就像吃飯對于饑餓者一般。
  這樣的寫作應當是非常私密的,因為這只關乎自己的需求。當自己的生命在風中走過時,只有書寫才為我留下了一絲痕跡,只有書寫才保存了我行走的路徑。照這樣的推理,我的書寫應該是越長、越仔細,越好。因為這樣意味著我對自己的生命越負責,我對自己內心的觀照越深刻。
  但是,我又把這些文字發在了網上。當點擊“保存”成功時,這些文字又就了公共產品——一方面占有了公共資源,另一方面,重要的是可能會有人為此得花費一些時間,甚至還會有所思考、有所回復。這樣的話,盡管沒有在紙媒上發表,但也就有了發表的屬性。我書寫的越沒有主題、越冗長,對讀者的時間和精力的浪費就越大,對這個世界也就越不負責任。這個世界,人人都很勿忙,大家都忙得顧不上休息,要緊的話也需要長話短說,更何況我的這些不要緊且很私密的話呢。所以,為了不對公共資源的浪費,我又得盡量書寫得短一些,少一些,這就是本文開頭想法的來由。
  實際上,寫作的道理很簡單,只要把話說清楚就行了,有話則長,無話則短。只是對我來說,書寫更多的是一種信馬由韁的情感傾訴,思緒在手指的敲動中自由飄落,念頭在選字框的閃動時輕巧地彈出。沒有什么構思,心有那里就寫到那里。也沒有什么目的,想寫什么就寫什么。幾年來,駕馭文字能力未見絲毫的長進,教師的專業發展也在緩慢前行,只是在敲與打時,沉浸的情感與歡愉的體驗收獲了不少,并一直在滋潤著生命的成長。
  
  篇二:有話則短,無話則長作文1700字

  華德民先生前些年在為《冀成詩文選》的書序里面說過這么兩句話:“寫作的竅門兒是有話則短,無話則長。”
  當時我讀到“有話則短,無話則長。”這兩句話的感覺是挺有意味的,可我琢磨了琢磨,卻沒有琢磨透是怎么一回事,也就不再琢磨了,時間長了,腦子里的這個疑問便淡化了許多。
  近段時間,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只要坐下來靜思寫作的時候,腦子里的這個問號就會油然地又冒了出來,斷斷續續地琢磨到了今天,也還是沒有弄清楚“有話則短,無話則長。”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寫作竅門兒。但心里頭總是朦朦朧朧地覺得這兩句話是屬于那么一種只能心領神會,不好言傳的事情,是一種客觀存在的那么一種感覺上的東西,就像天空中那種變化莫測的海市蜃樓,只不過是自己輕易地看不到,琢磨不透那其中縹緲的一些玄妙罷了。(中國作文網 www.sanwen.com)
  我認識華德民先生這個人有二十多年了,在這個漫長的歲月當中,我們倆之間并沒有什么密切的私人來往,只是面熟而已,相互之間誰也并不了解誰。當初我之所以請華德民先生為我那本書寫一篇序文,只因聽一個好朋友說他的文才好,為人挺仗義,做事挺認真,那個時候我并不知道華德民先生是山東省文學創作二級作家。
  說實在的,如果當時我知道華德民先生是一個省二級作家的話,可能就沒有勇氣開口請他給我那本不成熟的小冊子寫什么序文了,因為我就是再不知天高地厚,也參加工作多年了,多少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
  華德民先生看了我那些不成熟的詩文之后,說是愿意幫我出書,有興趣給我的書寫篇序文,我挺激動的,有事沒事的就好喊他一起喝杯酒聊聊天。有一次我們倆聚在一起喝酒閑聊的時候,從華德民先生的話語當中,我覺得他似乎是讀懂了我的心,似乎是看到了我這種混亂的思想脈絡,也好像是看見了我這個矛盾的靈魂。
  詩仙、詩圣、詩鬼。鬼也好,圣也好,仙也罷,總之,李白、杜甫和李賀都是中國文學史上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一代大文豪。今天我并沒有把華德民先生跟李白、杜甫、李賀他們這三個古代大文豪相提并論的意思。實話實說,老華的作品我并沒讀過幾篇。事情是昨天下午,我在辦公室里瀏覽“紅袖添香”網站的文章,無意之間讀到華德民先生的一篇新作散文《北方有樹》,一時之間頗有感觸。
  華德民先生究竟是不是一個混飯吃,混酒喝的歌德派似的社會上的文痞子?他在中國文學藝術的殿堂上究竟有沒有他自己的建樹?在當今這片浩瀚無邊的文學之林里,他究竟能不能算得上一棵北方的文學大樹?我并不清楚。我只是稍微地知道一點,華德民先生和臺灣的古龍先生有些相似的地方,癡迷文字游戲,為人仗義,喜歡女人,嗜好煙酒,喜歡茶道,是個性情中之人。
  近段時間,我和華德民先生近距離地接觸了接觸,都盡興地喝多過幾次酒,雖然我們倆并沒有喝得酩酊大醉,也沒鬧出什么太大的荒唐笑話來,可喝酒喝到黏糊的時候,確實是都說過一些瘋癲話。是酒讓我認識了老華這個狂放不羈,才華橫溢、情感豐富的人。是酒讓我知道了老華還有些古人的酒量、性情和風范,我覺得他還算是一個可以結交的純真朋友。在人生的路途中我近距離地認識了老華這個人,還是挺高興的。盡管他的朋友,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魯雁,通過老華的手騙去我一筆錢財,可我還是不怎么反感老華,也沒有怨恨老華,因為老華的錢財也讓魯雁這個在當今文壇上稍微有點社會名氣的作家給消費了,老華也是個心里有苦且又說不出口來的受害者。
  我自從參加工作之后,對家人,對朋友,對同事,從來都不愿意多說些什么廢話,我喜歡默默地用實際行動來表明自己的心跡。對那些好心待我,愛護我、關心過我的親朋好友,我的話語從來就挺少,謝字也很難從我的口中吐出來,因為“有話則短”嗎。對那一些欺騙過我,坑害過我的人,我要么是一句話也沒有,要么就是跟人家東扯葫蘆西扯瓢地瞎侃,有的時候喝酒喝多了,酒勁上了頭,耍起性子來,那就更加無所顧忌了,嬉笑怒罵的瘋言瘋語也就格外地“無話則長”了。
  “有話則短,無話則長”,是一些作家寫作的真諦,我的寫作功力還達不到那一種境界,所以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文章寫到這兒,我的心里猛然一亮,嘴上不由自主地就嘟囔著說:“有話則短,用心錘煉自己的個性語言;無話則長,精心調動自己的生活情感。這么一琢磨,這不是還挺有些道理的嗎!”
  
  篇三:有話則短,無話則長作文3000字
  華德民先生前些年在為《冀成詩文選》的書序里面講:“寫作的竅門兒是有話則短,無話則長。”
  這兩句話,我琢磨了挺長時間,沒琢磨透是怎么一回事,感覺著虛無縹緲的,也就放下了心里這個疑問。
  這個問號,一直自問到今天,我也還是說不清楚“有話則短,無話則長”究竟是一種什么寫作竅門兒。
  我認識華德民先生二十多年了,在這個漫長的歲月當中,我們倆之間并沒有什么密切的私人來往。我當初之所以請他為我那本書寫一篇序文,只因道聽途說他的文才挺好,為人挺仗義,做事挺認真,也算是個挺夠哥們的人。
  華德民先生在看了我那一些不成熟的詩文中似乎是讀懂了我的心,似乎是看到了我這種混亂的思想網絡,也好像是看見了我這顆赤裸裸的靈魂。
  那個時候,我并不知道華德民先生是個國家級作家,是個有點社會聲譽的名人。如果我知道的話,可能就沒有勇氣請他給我那本不成熟的小冊子寫序文了,因為我的那本小冊子實在是不值得他動筆的。
  詩仙、詩圣、詩鬼。鬼也好,圣也好,仙也罷,總之,李白、杜甫和李賀都是中國文學史上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一代文豪,同時,在家庭生活當中也都算得上是個自私自利、薄情寡義的酒鬼。
  今天,我并沒有把華德民先生和他們這三個古代大文豪相提并論的意思。
  老華的作品,我沒讀過幾篇。前幾天在瀏覽“紅袖添香”網站的時候,無意之間讀到他的一篇《北方有樹》的散文,一時之間頗有感觸。可華德民先生在文學藝術上究竟有沒有自己的建樹?他在當今這個文學界里究竟有多少分量?他是不是一棵“北方的樹”?他是不是一個欺世盜名的,歌德派的文痞子?我也不清楚。
  近段時間,我和華德民先生近距離地接觸了接觸,都喝多過幾次酒,雖然還沒喝的酩酊大醉鬧出什么笑話,可也都說過一些酒話。酒,讓我認識了老華這個狂放不羈,才華橫溢的君子。酒,讓我知道了老華還有些古人的酒量、性情和風范,是個可以結交的朋友。
  在這個人生的路途中,我認識了老華這個人,還是挺高興的。盡管他的作家朋友魯雁,通過他的手騙去我一筆不算小的錢財,可我還是不反感老華,不怨恨老華,因為老華的錢財也讓魯雁這個在當今文壇上稍微有點社會名氣的騙子給消費了,老華也是一個心里有苦又說不出口的受害者。況且,我這個人對錢財也不是多么看重的人。
  我對家人,對朋友,對同事,從來都不愿意多說廢話,我喜歡用實際行動表明自己的心跡。對那些好心待我,愛護我、關心過我的人,這個“謝”字,是很難從我的口中吐出來的,話語從來就很少,“有話則短”嗎?
  我對那一些欺騙過我,坑害過我,我厭煩的人,要么是一句話也沒有,要么就是和人家東侃葫蘆西侃鬼怪地侃個不停,跟人家胡言亂語的不著天不摸地的胡侃,酒興一來,那就更是嬉笑怒罵,無所顧忌,“無話則長”嗎?
  有時候,我喝酒喝多了,就有話則長了,往往長得讓人家頭疼,長得令一些人恨我恨得牙根子癢癢,自己還麻木不仁,渾然不覺。醒了酒之后,想一想,覺得自己挺滑稽的。
  在當今這個五彩繽紛的文學界里,我是個井底之蛙。在日常生活當中,我是個學習不求甚解,夜郎自大,夸夸其談的人。尤其令親朋好友厭惡我的事情是,我自己還沒有弄清楚這個現實社會究竟都得了一些什么病,就敢信口開河,胡亂下診斷。幸虧上帝他老人家對我還算夠意思,可憐我、照顧我這個毫無心機,口無遮攔的傻漢子,并沒把我變成一個兇神惡煞、貪官污吏、地痞流氓之類的東西。
  這些年來,我還是我,依然還是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心里有什么嘴上就說什么,說話辦事腦子不轉圈,一條路走到黑,給自己惹了一些麻煩,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近兩年來,尤其是近段日子,我有意識地琢磨老子的為人處世的技巧和心態,有的時候是真琢磨,有的時候又是假琢磨,盡管如此,整天琢磨來琢磨去的,還是琢磨得挺累心的。
  在這個現實社會里,為了生活,有時候,我迫不得已地奉承人家一席好話,事后就要責怪自己為什么違背良心,質問自己為什么要言行不一?埋怨自己為什么就做不成一個鐵骨錚錚的男子漢呢?
  “有話則短,無話則長”,是一些作家寫作的真諦,可我覺得這兩句話是只可心領神會,不好言傳的那么一種感覺上的東西,同時又覺得是一種客觀存在的東西。
  我的寫作能力達不到境界,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所以還是覺得有些蹊蹺,說不明白這兩句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不管是怎么一回事,寫作,有話則短,精煉自己的語言;無話則長,調動自己的情感,這應該還是沒有什么太大的錯吧。
  附華德民先生的《殘酒助狂仿騷客》
  有次聽老作家講課,老人家說:有話則短,無話則長。當時聽了,卻不敢往小本本上記,怕是聽錯了,記下來讓別人看到,會成為笑話。
  后來,有了當面和老作家說話的機會,便想問,又怕自己太唐突,顯得淺薄,卻實憋住了,不問。
  誰料,老頭兒自己又說,寫作的竅門兒,是“有話則短,無話則長。”
  心中便覺恍然。
  再看看自己寫的東西,竟全是有話則長,無話則短。甚至于無話的時候,則全省略了,或全回避開。
  有朋友來,說起一首天狼寫的叫《北宿》的長詩,說:“好詩。”
  有人加油添醋地說,《尚義街六號》由于于堅而出名,北宿,會因天狼而名起聲振。北宿的煤有挖光的一天,而北宿文化卻可以因此詩而延續。
  我也看過這首長詩。
  這首詩的妙處恰恰在于看來沒什么新鮮的玩意時,詩人卻調動了很多的情感,這可以作為無話則長的一個注腳吧!
  作為文章,冀成的作品也有這種“有話則長,無話則短”的毛病兒,因此,從藝術的角度看,冀成的文章還沒有擺脫就事論事的局限,因而,我們在閱讀他的文章時,會發現里邊到處是大實話,不遮不掩,實實在在,樸樸實實的真心話。
  這是他文章的第一個特點。
  托爾斯泰有個斷言,說是當人類的經濟和文化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后,作家作為一種專門職業會失業。屆時,任何人,只要把他看到或想到的有趣的事情記下來,他就是作家。
  冀成的文章里,看到的太多,想到的太少,瑣碎的生活原生態記錄太多,空靈而有趣的想象太少,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和不足。
  是不是可以換個說法,這正是冀成寫作的特色呢?
  寫作,特別是散文的寫作,原本就沒有什么定勢,有人以說理見長,有的用敘事表達胸臆,更有以抒情而顯露自我者,無論寫什么,只要是說得有趣,表達出自己的感情來,就值得我們一看。
  冀成給我們寫了什么呢?
  寫了崗山,寫了上下班的工友,寫了他的小院,他的婚事,他的旅游,等等。所寫這些,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全是身邊的人和事,是實話實說,不摻假,不拔高。而且,在個別的地方,這老兄不怕露丑。
  筆者在未經冀成兄同意的情況下,刪去了一大段關于較為自然主義的描寫,刪后自己也忐忑不安,那是一段關于在海南和三陪小姐的故事,這故事大部分人都碰到過,或多或少的聞聽或實踐,但大部分人都沒有寫,是不好意思寫還是怕惹了老婆麻煩呢。
  我覺得都有可能。
  故而,在刪掉這段時,我也把握不住自己是做的對還是錯了。更重要的是,會不會破壞了整體行文的質樸呢?
  冀成寫的是小人物的心態,普通人的世界,因而,讀來讓人感到是和一個朋友在交心談話,而不是讀文章。這種輕松自如的寫作很容易讓人認識作者,并從中勾勒出作者人生輪廓。
  冀成的童年很像個孤膽英雄的童年,從他的文章里我們可以看到倔強、好斗,尚有一絲狡猾的冀成;到青年時代,他又意氣風發,不顧忌周圍人如何看,我行我素,一副天生我才我怕誰的執拗;轉眼中年,在他即不甘心這樣混下去又不得不這樣混下去的矛盾焦燥中不能自滿,冀成其實還不成,既不成熟,也不老練,內心深處的正義感和人生的純潔性,使他陷入一種思想者的苦惱里而不能自拔。所以,這更像一部人的心靈史,是一種小于一的自嘲,也是一種倘若當年身相遇、難老英雄的感慨。
  這更接近一種普通人的感慨。
  在萬千社會的不斷大變化中,人能保持住自身完全不受外在物欲的刺激是不可能的,在良心和誘惑面前,能保留住一份清醒的良知,就已經難能可貴了。
  正如莊子所言:余愧乎道德,是以上不敢為仁義之操,而下不敢為淫僻之行也。
  這一點,冀成做到了,我真為他欣喜。
  再說冀成的詩。
  他的詩不成功者居多,特別是寫供水工人如何如何時,太像黑板報上的作品了,太直露,太白。太白的詩,就少了詩味,少了詩的意韻。
  但我喜歡他寫的帶有個人小情趣的作品,這些作品天然去雕飾,有一種率真和質樸的特點,讀來讓人忍俊不住,莞爾一樂,特別是他的一些無題詩,更有趣味:
  昨日醉倒鸚鵡洲,今早又上黃鶴樓。
  殘酒助狂仿騷客,丟筆細看字字愁。
  草書無形游人笑,淚水汩汩不知羞。
  典型的一個現代多余人形象,一個處于矛盾和困惑中的現代羅亭。“手無利劍少酒友,沒有社交沒自由”。現代人的怪誕感,現代思想者的無目地狀態,都在作者無意的呻吟中顯露出來。
  有人把這種情緒叫做“后現代”,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生活困惑。
  無奈的幽默,幽默的無奈,在自嘲中品味生活,在生活中感受自嘲的樂趣,因而,淚泉汩汩不知羞。
  我覺得,冀成在無意中已經觸摸到現代人的某根脆弱的神經了。他這種無意識的顯露,有時,比有專門的理論基礎的認同更可貴;比“偽現代”更實際。
  故而,我在讀完了他的這些明顯不成熟的詩文后,禁不住想寫下的話。
  不能算序,只算讀后感吧!

熱門文章
河南快三走势图遗漏